Trending 东莞联合家具有限公司佛山联邦高登家私有限公司新疆最大家具有限公司佛山市顺德区佑源家具有限公司

专访丨44岁“小将”布冯:我依然享受着足球!

身披帕尔马球衣,在意乙联赛,44岁的布冯踢完了职业生涯第27个赛季。按照新合同,意大利传奇门将还会再战两年;而他的回忆中,满是对未来的憧憬与寄托。

GB (思考片刻)不,一点都不记得了……1995年开始职业生涯后,曾有那么几天,我接受了很多采访,不断与人聊天……甚至还有美国总统(大笑)!

GB 肯定是踢中卫或者中场,因为我是利他主义者。我喜欢为了球队而跑动,会主动理解球队需求,以此为基础做决定。我能力很全面,什么都懂一些,在生活中,这永远不是坏事。

GB 在我参加过的1000多场比赛里,有过那么五、六次,全场最后一次角球机会,我冲上前去试图破门,但从未成功过。职业生涯中,我经历过很多积极的事情,所以,我可以不考虑这种不该属于我的激情。退役前最后一场比赛,主罚让球队5比0取胜的点球?不不不,我对此没有兴趣,这不会给我额外的快感,也不符合我的个性。如果比分胶着情况下让我罚点球,我倒是会考虑,即便有可能让对面的同行感到难堪(笑)。

GB 对门将最苛刻的一条规则,其实已经取消了,那就是在禁区内犯规后遭受双重惩罚:点球+红牌。正常大脑都不会想出这样的规则,之前许多年,我们为此吃到了不少苦头……有时我们都不敢出击,因为害怕被罚下。作为门将,你必须不断展示良好的时机判断能力和出击的勇气。

FF 意大利球队已经12年没能赢得欧洲冠军杯,这是否说明亚平宁的顶级足球没落了?

GB 我从未公开表达过这个想法,因为我尊重意大利足球。但是,我对一些俱乐部高层表达过自己的忧虑,毕竟问题太明显了。不提欧冠,欧联杯改制前10年,我们基本也都是看客……必须尽快摆脱这种局面,因为很难堪。一个联赛的平均价值,是以中游球队水平来衡量的,与之对应的就是欧联杯。1999年我跟帕尔马赢得欧洲联盟杯后,再也没有意大利球队称霸这项赛事,所以人们会很容易地感觉到意甲水平下降了……

GB 我认为,这是健康的,也经常被拿来开玩笑。意大利和法国,感觉就像表兄弟。如果谈起与我们最像的国家和人民,我立刻会想到法国,尽管从文化和历史来看,两个国家有着很多不同。

FF 2006世界杯决赛,看到齐达内头顶马特拉齐后,你对裁判埃利松多说了什么?

GB 什么都没说!看到那一幕后,我立刻用叫喊和肢体语言提醒边裁,那确实非常令人意外……而对我们来说,那是比赛的转机!齐祖当时的状态难以置信,他随时有可能改变比赛。那场比赛,我们倾尽全力,而那届法国队真的非常强大,或许是当时最强大的,看看他们在德国世界杯上的征程就知道了。只有靠着强大精神力和某些意外,才可以战胜他们。

GB 毫无疑问,在巴黎效力那段时间,我获得了很多认可和喜爱,大多数法国人对我非常感兴趣,尤其是走在街上时。这让我很感动,也不觉得难受。

GB 我脑海中有很多优秀法国门将的形象,比如拉马、巴特斯、弗雷、洛里……他们都让我印象深刻。巴特斯总是一副唯我独尊的样子,那是他的力量。而如今,我非常喜欢迈尼昂。我在法甲踢球时,一位意大利门将教练专门向我打听了法国门将的信息,我当时告诉他,为里尔守门的迈尼昂值得意大利俱乐部为他花大钱。很高兴,最近两年他的出色表现印证了我的观点。

GB 一些陈词滥调。任何个体的价值都是独一无二的,我们应该以此作为评价某人的标准。我也讨厌政治正确,即使我这么做过……但我那么做,是为了避免冒犯他人。说出事实,总会令人感到不快,尤其是在公共场合。我其实很讨厌评价其他球员,但你必须不断说同样的话,避免看上去不礼貌,或者不尊重别人。

GB 我仍旧享受着足球,因为这是消遣和职业。如果某个同行厌倦了,他可以收拾东西离开,球员永远有选择的自由。至于球迷,世界变了,追随主队的方式和工具也变了。现如今,激情和感情正在慢慢淡化,足球的某些个性消失了,一切变得雷同。以前面对瑞典队,我知道他们会不停把皮球踢到禁区上方,那些身高两米、金发蓝眼的家伙会围在我身边跳来跳去。而现如今,瑞典队和意大利、西班牙、尼日利亚踢得差不多。我一直很喜欢不同球队的不同特点,但世界已经拐去另一个方向,我只能接受,并且向前看。

GB 可能有经济原因吧!无论如何,我对此感到遗憾。我现在踢意乙,看到很多意大利球员有能力踢顶级联赛,甚至更高水平……可惜残酷的现实,让我们失去了优秀人才储备,并直接伤害了意大利国家队。

FF 新冠疫情之初,意甲赛场出现过“我们会更好地走出去”这样的标语,这是在煽动群众吗?

GB 这是一种愿望,或许也有点儿你说的那种意味,一切取决于人们如何利用闲暇时间。我就是很好的例子,那段时间,我花了很多精力去检查自家地基是否牢靠(笑)。我已经44岁了,仍旧拥有这样的心理和身体条件,仍旧充满能量,我自己也很吃惊,这是我以前没有想到的。是的,我会继续享受足球。

GB 2020年,在尤文图斯,大家都表现得非常严肃而理性。俱乐部建议我们放弃两个月工资,我们没有谈判,毫不犹豫地接受了,只用了5分钟。这证明我们并不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大家都关注着足球的未来。你提到俱乐部的经济困境,确实,缺少收入来源是一方面,球员工资太高是另一个原因。如果俱乐部老板决定停止资助,要么球员不再踢球,要么去尼加拉瓜维持收入标准(当时尼加拉瓜联赛照常进行,这里有些气话的味道)……解决方案很简单,为何我能发现,而其他人发现不了?这一切的背后,有着复杂的利益。

GB 因为她头顶永远悬着达摩克利斯之剑。她一直处在支持者和反对者之间,是整个意大利的关注中心。她会被冠以各种罪名,经常遭受处罚,有些错误其他俱乐部多少也犯过……我这么说,并不是要把自己树立成“老妇人”的捍卫者。当尤文图斯卷入争议之中,其他人都会躲到她背后,因为他们知道,尤文图斯永远会吸引最多的火力。

GB 是,也不是。这些可以用来团结大家、激发挑战,比如一些很有趣的视频。有些东西分享出来,能起到提升凝集力的作用。我当年刚出道的时候,大家使用的是另一种方式;现在看看我的儿子,真的不能要求他像我小时候那样做,他们的成长方式,与我们当年不同。

FF 你的女友伊拉丽娅·达米科是名体育记者,她是否改变了你对这个职业的看法?

GB 不,认识她之前,我就已经有了很丰富的与记者打交道的经验。我知道你们的工作很不容易,经常要费尽心思获取一些信息,我对你们非常尊重。然而,你们有时也会完全失去客观,因为你们被外界因素所困扰。比如,几年前,我看到一名记者因为阅读社交媒体上的一些信息,改变了对某名球员或某支球队的看法。角色反转,这太疯狂了!

GB 这曾经是让我长时间感到疑惑的事情,但这几年,我看到了孩子们对于能跟随我的职业生涯而感到开心。2018年,我一度决定退役,然后接到了巴黎圣日耳曼的电话……我首先决定跟孩子们谈谈,他们没有丝毫犹豫:“去吧,爸爸,这太棒了,你会为一支超级球队效力。”我因此明白,对他们来说,将我视作标杆是很重要的事情,他们很高兴有这样一个爸爸。

GB 我永远不会忘记自己小时候的经历。如今,这所学院可以让更多孩子实现梦想。我为他们提供了高质量、专业的设备和师资,然后使用了自己的名字,投入了精力。我不想只是装装样子,我的真正目标,是留下一笔遗产。

GB 评选总是没有逻辑的。2003年,我是欧冠最佳球员(决赛点球大战不敌AC米兰),要知道,门将很少获得这个奖项,但我甚至没能进入那年的金球奖评选前5(尤文队友内德维德获奖,亨利、马尔蒂尼、舍甫琴柯、齐达内紧随其后,布冯排名第9)。记者们都没看球吗?他们缺少勇气吗?我不会生气,因为到最后,我会对某些奖项失去兴趣……在我看来,金球奖最大的不公是伊涅斯塔从未获得,他本来与马拉多纳、罗纳尔多、梅西同样出色。

GB 这样对比门将,是没有意义的。每个人都是自己时代的冠军,你无法将切赫和一名50年代的门将放在一起作对比,因为切赫身高两米,后者可能只有1米5。人类是在不断进步的,科技也在提升球员的表现。你们可以做那种排行榜,但应该是每20年或25年进行一次。

GB 如果听从这些建议,我应该在夺得5座意甲奖杯,参加两次欧冠决赛,获得两次世界最佳门将后退役,那时,不会超过40岁……我认为这些都是自负和做作。球迷爱你,但你如果不踢了,他们就不再爱你了。我的生活,不能被其他人的意愿所影响。球场就像舞台,作为一名演员,我认为自己44岁还在踢球,对年轻人和我的孩子们充满教育意义。

FF 职业生涯至今,你先是回到尤文,然后又回归帕尔马……是否考虑过回巴黎?

GB (笑)谁知道呢?如果你对我说,“你50岁还在踢球,可以去巴萨或皇马,然后赢得世界杯和欧冠”,我也不会感到意外。我会竭尽所能,踢得更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